| | | | | | | | |  
公司名片
 
广州亿钻通非开挖工程有限公司
所属行业
线路、管道安装业
联系电话
13302214001
覃流云(总经理)
办公电话
020-34060006
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南洲路142号二栋
电子邮件:yizuantong@163.com
经营范围:通信、自来水、煤气、电力等地下大、中、小型管道工程的敷设
 
产品系列
 
水平定向钻
大型机械顶管
其它设备
 
文章搜索
 
 
点击排行
 
石原慎太郎:中国是不是疯了 (61640)
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 (36543)
新型沥青混凝土再生设备研制 (27896)
SL-480管线仪在两平行 (23427)
兰考弃儿收养人袁历害 (20620)
浅谈顶管工程造价的编制与审 (13704)
施工方案__中口径软土层泥 (4652)
一个顶管工程的施工组织 (4302)
 
 
 
  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新闻内容  

刺死韩海警中国船长程大伟家属:希望国家能提供援助
  发布者:yizuantong 发布时间:2012-4-20 17:23:48 阅读:1423

2012年04月20日 09:23:29 文章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网 编辑:仇广宇 星评

中国船长家属:现在没人敢去那边打渔了

  2011年12月12日早上7时,仁川海警警长李某等两名特攻队员在仁川市瓮津郡小青岛西南85公里海上扣押中国渔船时,被42岁的“鲁文渔”号船长程大伟挥舞凶器刺伤腰部和腹部。随后,李某被直升机紧急送往医院,但因内脏破裂,不治身亡。

  韩国仁川地方法院对中国渔船“鲁文渔”号船长程大伟刺死韩国海警案进行宣判。程大伟被判处30年有期徒刑,罚款200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1.2万元)。韩方曾称程大伟杀人有缜密计划,而且未向受害人作出补偿,鉴于遗属的要求,被告人将难逃严惩。

    (采访:容安)

  问:您得知审判结果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  常燕(船长程大伟亲属):这个最终结果,我就觉得判得太重了,有点不合理。你说毕竟我是正当防卫,今天听到这个之后我心情一直都在郁闷着。

  问:对于30年有期徒刑的判决,您服气吗?

  程大力(船长程大伟亲属):我觉得韩方不公正。第一我觉得不是缜密的杀人,我想他属于防卫过当。因为他肯定也是被打了,打得很严重。第二最抗议的就是他们对船员判得太重。为了网罗罪名,证明是有计划的杀人,把这个船员当成牺牲品,给扣上这些帽子,特别不公正。

  问:之前对于审判结果,内心抱有的期望是什么?

  程大力:毕竟他杀人了,我堂哥这么严重的事儿,我就不能再说什么了。不过当然是希望能获得家属的原谅,同时判得越轻越好。

  问:现在审判结果里还有2000万韩元的罚款,这笔钱你们打算怎么付?

  高丽杰(船长程大伟妻子):我也不清楚,能付起就付起,付不起的话,就判刑呗。

  问:大伟出事之后,您家里的经济来源是什么?

  高丽杰:什么来源也没有了,我儿子念大学都得靠他姨们给他出点学费。这个姨给邮1000,那个姨给邮1000

 问:孩子多大了?

  高丽杰:21,刚上大学。

  问:您现在知道大伟怎么样吗?

  高丽杰:不知道。

  问:现在您最担心他什么?

  高丽杰:担心他疯了傻了。

  问:您后来在韩国,有没有见到被杀韩国海警的亲属?

  高丽杰:见不着,咱也愿意沟通,但不知道人家住哪儿,也没见着。

  问:韩国方便说您这边因为没有给他们赔偿,所以最后才会判这么重,您是怎么打算的?

  高丽杰:哎呀,那你又不清楚了,咱这死亡赔偿金咱也给了。

  问:给了多少?

  高丽杰:死的、伤的全给了,要不为啥我烦你们这帮记者呀,发布消息90%都是假的,10%是真的。

  问:您是指哪些是假的?

  高丽杰:你看媒体说没赔偿,又说咱没道歉,没有悔过之意,那可能吗?咱钱早都花了,那头也给人磕了。

  问:花了多少钱?

  高丽杰:哎呀,给人家死亡赔偿金是6000万韩元,伤的是1000万韩元。

  问:您没见到他们人,是律师帮忙交给他们的吗?

  高丽杰:律师交给法官了,搁法官那块直接给的,给人家人家要吗?

问:外交部表示不同意韩国对程大伟先生的判决,您看到了吗?

  高丽杰:我没看。

  问:外交部表态会跟韩国再联系,希望能够沟通。

  高丽杰:那是真的假的,是不是就是外交部给咱中国国民一个安慰,是不是能真的去做?

  问:您不放心?

  高丽杰:谁知道呢,我都信不着这个。就说大使馆的人,我打电话过去,大使馆的人还说我对象(丈夫)这个刑得轻呢。

  问:您打电话给哪个大使馆?

  高丽杰:就咱驻韩国的大使馆。

  问:您什么时候给驻韩大使馆打电话的?

  高丽杰:这个事判完后,就是午后1点多。我说我对象判这个刑之后,国家有啥看法没有?这事也是轰动不小,我寻思咱这使馆的人跟外交部是有联系的,我问使馆的人,我说我丈夫今天去出庭了,我说咱一个中国渔民,说实在话失手给人杀死了,至于判的这么重?他说你这对象判这这么重还是轻的呢,说人家韩国网民还不愿意呢,说拿法律开玩笑。

  问:意思是我国驻韩国大使馆那边可能也不会再帮您了?

  高丽杰:是啊,他还给我透露消息说,你起诉吗?说你得好好问问你的律师。起诉的话,具体能减刑多少年,看有没有必要起这个诉,他这么告诉我的。

  问:去年12月份外交部表示希望韩国能够人道主义的对待中国渔民,您知道这个事吗?

  高丽杰:是,在网上我看过。

  问:这之后有没有任何政府机构联系过您?

  高丽杰:没有。

  问:政府这个表态对您有帮助吗?

  高丽杰:应该有,我对象好歹在那地方没挨过打,船员也没挨过打。这就算帮助呗。

 问:使馆有没有提供过司法帮助?

  高丽杰:没有。他们给我一个回复是啥呀,说中国律师不懂韩国法律,也不起多大作用,说完这个之后我对象的朋友就把律师就找过来,也着急。

  问:使馆这么对您说,您当时什么感受?

  高丽杰:我当时就挺无助的,感觉挺绝望。

  问:现在的代理律师您是通过什么渠道找到的?

  高丽杰:这都是我对象的朋友给整的。我咨询过一回大使馆的人,我说咱家庭条件不好,挺穷的,律师请不起,有没有一个人为咱们打官司,再说了,咱这个人上国外咱语言也不通,啥玩意儿也不明白呀。

  问:事情这么大,当地政府帮了您什么?

  高丽杰:另外几个船员找过县政府,一个把大门的不让进,后来勉强跟乡长还见个面。我那时候在医院呢,没去上。

  问:跟他们说了是船员家属吗?

  高丽杰:说来着,连进都没让进。

  问:这一次没找到,然后就没再试试吗?

  高丽杰:这不都怕担责任嘛,人家又说怕影响国际了,怕官帽都掉了。

问:找不到县政府,找过其他级别的政府机构吗?

  高丽杰: 县政府都没找着,我们还找市政府?我们知道市政府大门朝哪儿开呀?

  外交部更不知道门朝哪儿了。

  问:您为这事还拜托过什么关系吗?

  高丽杰:找关系?我上哪儿找关系,我认得谁呀?

  问:没有任何渠道?

  高丽杰:我也不认得谁,再说找过政府,人家都怕乌纱帽掉了。我给我对象出具一份材料,需要一份涉外公正,我上葫芦岛公证处公证去,那都老为难了,其实我那材料都是真实的,我对象救了17个人,上一回报纸,我就需要这份报纸的公证,拿韩国打官司去,证明我对象救过17个人的性命。

  问:“公证处很为难”是公正不下来的意思吗?

  高丽杰:啊,这个我的妈呀,那天晚上刚开始说31号开庭,我就特别怕这个证明不赶趟,就挺着急,那时候给我整的,我说死的心都有。哎呀,就那个公证处那个处长,就说啥也不给我做这个证明。

  问:他的理由是什么?

  高丽杰:就怕这个事说牵扯大,说怕影响国家怎么怎么的,这个那个的,完了说得上边批,上边一层一层给我批的,都有半拉月没给我批下来。后来我就托人、又找人给批下来的。

  问:找人也花了不少钱吧?

  高丽杰:哎呀,可不是。

  问:花了多少?

  高丽杰:哎呀,那我也不唠了,那玩意都不好。

  问:您其实经济负担也挺重的?

  高丽杰:可不是,哎呀,啥也不用说了。

  问:现在代理律师怎么说?

  高丽杰:律师我没联系上啊。

  问:为何您联系不上丈夫的代理律师?

  高丽杰:韩国律师(说话)我也听不懂。之前他有翻译,现在我没上韩国去,这个事我也办不了。

问:在韩国那边现在没有别人能帮您吗?

  高丽杰:我对象有一个朋友,是求他给办的,他现在还没去,他说隔两天去。

  问:您见过律师几次?

  高丽杰:也有几次。

  问:您到韩国去了几次?

  高丽杰:我只去一次。我那一次待的时间长,待了十八、九天。

  问:现在您对这个事,觉得还有希望吗?

  高丽杰:我也没有招儿了,也不是我一个人能改变得了的事。

  问:村里的人在大伟出事之后有没有给您出意见?

  高丽杰:嗨,一个老百姓能出什么意见啊,老百姓就跟着掉两滴眼泪呗。

  问:帮得了什么吗?

  高丽杰:帮忙来着,大伙儿都给按的手印,都给保,说这人是好人。

  问:您现在希望谁来提供帮助?

  程大力:我们其实特别希望外交部门给我们提供协助,有时候没有渠道,就是两眼一抹黑,尤其你说农村人,根本就无从下手,想做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做,就是挺无助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使力,应该怎么做,不应该怎么做,也不知道。

  问:具体说呢?

  程大力:比如说找律师,这就特别需要咱们国家援助一下。

问:这几个月你们还去那边打鱼吗?

  高丽杰:现在谁还去?没人去了,都宁可把船卖了也不干了。

  问:那没收入怎么办?

  高丽杰:干点别的,实在不行要饭吃去也不能上那里,总叫人抓。

  问:有报道说船上的人跟韩国海警冲突,会武装起来,有这么一回事吗?

  高丽杰:哪有那回事?大伙儿吓的都把船卖了要不去了,在家船都租出去了,还敢联合武装起来?那纯粹瞎掰。

  问 :这个海域上的冲突已经很多次了,当地政府跟你们是怎么说的?

  高丽杰:我跟你说,我都感觉我们这有人管没有人管都一样的。

  问:当地政府对去争议海域捕鱼是什么态度?

  高丽杰:不支持。他们管那闲事啊。

 
 

 相关评论

   评论人:Gabrielle  评论时间:2017-6-21 20:17:09
This is the perfect web site for anybody who would like to find out about this <br>topic. You know so much its almost hard to argue with you (not that I actually will need to?HaHa).<br>You certainly put a fresh spin on a topic that''s been discussed for decades.<br>Great stuff, just great!<br><br>My blog post ... <a href="http://kerrimatzen.blogas.lt/could-hammer-toe-give-you-soreness-7.html">foot pain bottom</a>

   评论人:Van  评论时间:2017-5-7 18:45:43
Hi there, You have done an incredible job. I will certainly digg it and for my part suggest to my friends.<br>I am sure they''ll be benefited from this website.<br><br><br><br>Feel free to surf to my blog post :: toe problems (<a href="http://louveniapetrina.weebly.com">louveniapetrina.weebly.com</a>)

   评论人:Beulah  评论时间:2017-5-1 12:48:47
Loving the information on this site, you have done outstanding job on the articles.<br><br><br><br>Also visit my web-site :: diet soda (<a href="http://maynardgulling.hatenablog.com/entry/2015/01/01/225245">Dessie</a>)

   评论人:Carmen  评论时间:2017-4-8 1:36:59
Great beat ! I would like to apprentice while you amend your website, how can i subscribe for a blog site?<br>The account helped me a acceptable deal. I had been tiny bit acquainted of this your broadcast offered bright clear idea<br><br>Feel free to surf to my website ... <a href="http://i-and-sky.mihanblog.com/post/43">manicure</a>

 发表评论
 呢称:
验证码
 评论内容:
注意:评论内容不能大于600字符!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
本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供求信息 | 招聘英才 | 信息反馈

版权所有 广州亿钻通非开挖工程有限公司 2009 电话:020-34060006 传真:020-84168067

覃流云(总经理)13302214001 Email:yizuantong@163.com